“每個大年初一,央視春晚的總導演都會針對除夕夜春晚的亮點、疑點、穿幫接受網友質詢,但今年馮小剛把這個規矩破了,執導完春晚,抽身走人,功過是非任你評說。馮導超然,但有人偏愛製冰機租賃挺身而出,春晚結束4天,各路人馬紛紛現身,認領了和各自有關的春晚疑案。”
  疑問一 李敏鎬上春晚,拿了高額出關鍵字場費? 華誼公司:他的待遇與其他演員相同
  央視春晚出場費低,人所共知,國內演員上春晚的酬勞一般在2000-8000元左右,而新人的價格相對較低,兩三千也不足為奇。趙本山這樣的大腕,最多也不會超過2萬元。去年,席琳·迪翁加盟春晚,曾有傳聞她的出場費高達200萬元,央視方面曾回應表示其身價為友情關鍵字行銷價。今年,大長腿男神李敏鎬的“友情價”是多少,引起了網友的關註。
  對此,華誼兄弟音樂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袁濤回應,“藝人和公司都沒有提出額外的出場費,完全按照央視的標準,他們的配合度非常高。”他介紹,華誼音樂負責李敏鎬在中國內地市場開發工作,也是他上春晚的主要幕後推手。“2013年,李敏鎬主演的《繼承者們》受到一大批中國觀眾的追捧,我們認為,如果他能登上央視春晚,對他今後在中國的發展至關重要。”不過,他承認並非所有人都贊成這位韓國偶像上春晚,“關鍵時候,總導演馮小剛起了很關鍵字行銷大的作用。正是由於他的力挺,央視決定為李敏鎬做一個市場調研,結果發現這位韓國年輕人在中國的確很受歡迎。”雖然春晚前期,媒體曝出李敏鎬缺席排練,唯一的一次走台,從進場到離開20分鐘“閃退”,但袁濤表示,這位韓國偶像其實相當“配合”,“表演什麼節目、時間如何安排、怎麼把安保工作做好等,李敏鎬都非常配合,沒有提出額外的附加條件。當春晚希望他能在《情非得已》中‘中韓文並用’時,他也欣然應允,還表示‘那可以好好學一學中文’。”
  疑問二
  央視花店春晚成了華誼年會 馮導偏愛“娘家人”?
  華誼、少城時代:張靚穎、王錚亮與華誼無關
  春晚結束後,有網友發文指出,春晚導演馮小剛是華誼股東,亮相春晚的張國立、李敏鎬、姚貝娜、張靚穎、楊坤、姚晨、王錚亮等眾多明星要麼是華誼股東,要麼是簽約藝人或者合作伙伴,都與華誼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“馬年春晚幾乎成了華誼兄弟股東和關係戶的利益輸送的大平臺”。
  對此,華誼兄弟集團公關部負責人曹赫、華誼兄弟電影事業部營銷副總楊珺日前作出回應:“國內一線藝人絕大多數都出自華誼,國內大多數當紅明星都與華誼有合作,說華誼壟斷了馬年春晚是很外行的說法;另一方面,馮小剛作為春晚總導演,肯定會選擇在這一年裡具有話題性的表演嘉賓,比如姚貝娜在2013年憑藉優秀唱功、勇於面對疾病受到眾多粉絲追捧。難道就因為她是華誼簽約藝人,就不可以登陸春晚舞臺?這顯然是不合理的。”同時,他們認為,“面對幾億人關註的一臺長達5個小時的直播晚會,馮小剛一個人的力量肯定有限,所以他一定會選擇自己最熟悉最信任的相關專業人士來協助分擔,比如本山老師,比如國立老師。”
  同時,張靚穎、王錚亮簽約公司少城時代也發表聲明指出,公司與華誼集團不存在任何投資關係,張靚穎、王錚亮登上春晚舞臺是受中央電視臺邀請。“張靚穎已經是連續第二次參與央視春晚,去年春晚導演並非馮小剛,所以‘關係戶’說法完全是對張靚穎實力的污衊。歌曲《時間都去哪兒了》原本是熱播電視劇《老牛家的戰爭》主題曲,因為感人才在電影《私人訂製》中再次出現。而最終得以登上春晚,是因為符合本屆春晚主題。”
  疑問三
  眾歌手假唱 《倍兒爽》抄襲《江南 style》?
  大張偉:承認假唱否認抄襲,洗腦歌都一個路子
  春晚剛剛結束,歌手龔琳娜就在微博上揭露春晚多人假唱,名博主梁歡更發佈“假唱名單”,李敏鎬、蘇菲·瑪索、黃渤、大張偉、梁家輝等大腕兒紛紛上榜。大張偉在接受採訪時,承認確實假唱了,“大家不要從這個角度理解問題,要以全國播出標準來看待春晚,《倍兒爽》本身是表演唱,要的就是‘躁’,看著開心就夠了。這就跟吃火鍋一樣,吃得痛快就完了,你要追究‘這火鍋那麼多人一塊涮,多臟啊’,或者‘火
  鍋底料都什麼啊’多沒勁。”
  除了假唱,《倍爽兒》的曲風也遭到網友吐槽,有人認為有抄襲《江南style》的痕跡。對此,大張偉表示否認,“洗腦歌都是這個路線,唱一段,一句口號躁起來,躁起來之後接著唱,唱完了以後接著躁,就是這個過程。全世界這樣的歌曲我估計得上萬首。”他介紹,為了讓《倍爽兒》表達中式快樂,他特意把全世界特紅的電音配上了中國的旋律,還加入了二人轉的旋律——“非常刻意地運用現今我國文藝產業的尖端理念:雜交出霸王。舞蹈則是‘點贊舞’,從大咖秀和微博里得到的靈感。“此外,對於歌曲是否有成為廣場舞曲的潛質,大張偉笑言,“如果大媽們能照著這個歌跳舞,我簡直覺得無上榮幸”。
  疑問四
  導播切鏡頭出錯 魔術穿幫?
  Yif:是我自己沒做好
  首登春晚,魔術師Yif沒有獲得當年劉謙的成功,卻飽受“穿幫”的質疑。穿幫是不是導播切鏡頭出了問題呢?受訪時,Yif坦承,“我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,是我自己沒做好。有時候就差半秒或者一秒沒做好,因為都是高難度的技術,可能小拇指在那一秒沒有達到那半釐米,那一秒就會出錯。一秒的瑕疵對於歌手、舞者也許不是什麼,但對魔術就是……蠻可惜的。”
  被問及會不會因為這個明年不敢上春晚了,他也說心情複雜,不知道要怎麼回答。“第一次上春晚特別緊張,我對自己有很多地方不滿意,如果讓我自己挑毛病,可能十個地方、二十個地方,可能你們都沒有看到的地方,我都不滿意。但是整體的‘回家’的概念,我覺得還是傳達出去了。”
  疑問五
  語言類節目少,笑果還差?
  大鵬:觀眾口味太重了
  馬年央視春晚語言類節目出奇的少,質量似乎也不如總導演馮小剛所言,“我敢保證,上去的節目個個可樂。”春晚笑果差哪兒了?小品《擾民了您》的表演者、網絡主持人大鵬認為,並不是這些相聲、小品質量不好,而是因為大家平時都被重口味的段子“培養”得笑點越來越高、越來越挑剔,所以這才笑不起來。
  “但是重口味的段子不一定適合搬上春晚,畢竟這是一臺十幾億人在看的晚會,創作者不能像在網絡上發揮得那麼肆無忌憚,所以能夠做到現在的水平,已經很成功。”他還透露,這其中也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樣審查異常嚴格,“其實這次馮小剛給語言類節目的自由反倒是比較大的,也鼓勵創作者說話。”他舉例說,小品《擾民了您》,就是前後經過了26次修改,直到登臺前還在調整力求完美,但依然逃不過網友吐槽,“對於網民們的吐槽評論,我們都能全盤接受,因為以前我們也是這麼做的,但事實上,作為參與者後我才發現,這麼一臺面向全國的晚會沒有那麼簡單。”
  疑問六
  馬年春晚今不如昔?
  央視:收視率與去年持平
  馮小剛導演的春晚收視率究竟如何?製作方央視日前發佈收視數據顯示:除央視五個頻道外,全國還有202家電視頻道對春晚進行了同步播出。馬年春晚全國並機總收視率達到了30.98%,總份額為70.99%,與去年基本持平。也就是說,7.04億觀眾通過電視觀看了馬年春晚。互聯網方面,據不完全統計,春晚的網絡直播收視率達2.17%,網絡視頻直播累計觀看人數達1.1億人,最高同時在線人數達1625萬人。
  誰是春晚第一紅人也有了定論,根據百度搜索顯示,空轉4小時的“小彩旗”被搜索了2763739次,超過李敏鎬(1137942次),成為本屆春晚“人氣王”。
  同時,數據還顯示了兩組指標:春晚的收視人群以35到44歲最多,比例占到了19.72%,其次是45到54歲,占17.44%;學歷上,初中學歷人數最多占39.11%,高中學歷21.26%。
  與此同時,邊看春晚邊“吐槽”現象日益突出,新浪微博春晚的討論量達到了265萬條,比去年提高14.96%。同一臺春晚,不同人群各自找樂。
  文/本報記者 祖薇  (原標題:[本主]主動挺身釋疑春晚導演抽身走人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g02cgdzom 的頭像
cg02cgdzom

空手道

cg02cgdz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